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七百零九章 一对一:柔校花篇(下)
    [柔姐说的也有道理哎……]

    [我就是墙头草一个了,刚才听明谦觉得他说得对,现在听王柔也觉得她说得很对#汗]

    [完全能看出男女思路不一样,柔女神就是从感情出发比较多]

    [是的,所以推理要情理结合才好啊]

    [怎么感觉詹老师不是很肯定柔姐的理论#疑惑]

    [因为王柔是纯猜测没证据啊,这波我站谦哥,他的论据还挺站得住脚的]

    【詹长清咋回事,怎么感觉他这个侦探当得不咋地】

    【别无脑黑了,换你你也懵好吧】

    【詹长清第一次集中推理的时候很高光好嘛,一下子看出了死因,奠定了案件的重心】

    【我好在意之前那个镜头,感觉秦绝和丁鸣谦的表情都很值得细品】

    【罗含章找重点找得很对啊,现在就是看那瓶药粉到底是谁的,是秦还是谦(也可能是柔)】

    【我反倒觉得詹长清刚才说的那个很新颖,柔校花让NPC死于心脏病发,后来秦以为没死又拿毒药补了一刀什么的】

    弹幕众说纷纭,屏幕前的观众也跟着饶有兴趣地讨论起谁是凶手。

    “这下子不可能是谦(学长)了呀,哪有主动把破绽送到人面前的?但凡柔(校花)和秦(61)拿时间段来踩他,他就解释不清了。”

    沈珍珍沉吟。

    “嗯,况且他那里一点儿证据都没有,这也是詹学松不是很怀疑他的原因。”

    韩忠接了句话,想了想又说:

    “而且以剧中剧的模式来看,‘王柔’这个角色比较善于共情,思维也很感性,她的推论情理上说得过去,但《谁侦》的搜证模式很新颖,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办案还是要讲究实证。

    “要是能靠单纯的猜测和嘴炮就把这个游戏玩通关,那就和‘天黑请闭眼’这类的游戏太相似了,说明曲何第六轮的作品设计得很失败。”

    “是哦……”

    沈珍珍应了一声。

    “现在柔和秦给我的感觉就是情侣互相打掩护,只是不知道凶手究竟是谁。”

    说着,韩忠那边传来收拾东西的细碎声响,“等等,我先下班。”

    “好,注意安全哦。”

    沈珍珍嘱咐一句。

    她接着跟随韩忠的想法自言自语道: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侣之间,必有一匪’……?也是,秦天才和秦61的反转这么惊艳,不做点文章太可惜了。”

    沈珍珍在思索的时候也没忘记关注内容,画面里王柔和詹学松的一对一还在继续。

    “我觉得谦(学长)那边一定还有东西没有搜出来。”

    王柔迷之笃定地说,“或者是被我们忽略了。”

    “直觉?”詹学松问。

    “半直觉半推理。”王柔抿住嘴唇,“不然他才游离在外呢。”

    她又说:“之前我们觉得和案情不相关的秦天才现在都有了隐藏剧情,我觉得谦也会有。”

    詹学松还是一副思考的神情,只点点头表示他有在听。

    [看到了嘛?柔姐不是纯感性思维的,确实秦61的故事出来以后反而显得谦哥这个角色太简单了]

    [可是柔和秦都在把节奏带到谦身上耶……]

    [因为谦就是凶手吧?当然要跟侦探说正确的推断啊]

    [哪里说了谦哥是凶手哇,再说他都说了自己之前搞错了,我还是觉得柔更有问题一些]

    “不然这样嘛,侦探你现在就不要考虑我们几个人的说辞了。”

    王柔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我们目前是可以确认青学妹和罗保安肯定不是凶手了对吧?”

    “嗯。”

    詹学松颔首。

    “那你就听听他们两个是怎么分析的?反正我们再怎么讲你都觉得有问题,这样先入为主不好哦。”

    王柔耸了耸肩。

    “嗨呀,也不是先入为主嘛。”詹学松辩解了一句。

    又道:“你刚刚不是在说感觉谦(学长)那边还有东西没发现么?不如一会儿出去之后就再去好好找一找。”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王柔点头,又头疼地揉了揉脑袋,“说到这个,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想听听你的看法。”

    “嗯你说。”

    “侦探你有没有觉得,谦的衣服看起来有点奇怪?”

    “为什么这么说?”詹学松反问。

    “啊,就……他那个衣服很潮很酷啊,有铆钉和其他乱七八糟的装饰什么的。”

    王柔简单比划着,“有没有可能凶器是别的东西呢?能扎进脖子的只要是比较尖锐的物品都可以吧?”

    詹学松被呛了一下:

    “不不不,你等等,你这个就有点明显了啊,我们都已经比对过了,完全是你那根发簪的长度和直径,你说这个反而对你自己很不利。”

    “好嘛……”王柔鼓了鼓嘴,“但我真的相信发簪不是凶器啦。”

    “你刚刚自己还说让我不要相信你们这几个嫌疑大的呢。小姑凉,你这样不得行的嘞!”

    詹学松故意用方言逗她。

    “哼!╭(╯^╰)╮”

    王柔皱皱鼻子白他一眼,“好啦,你还有要问的吗?没有我就去搜谦那边咯?”

    “没了没了。”

    詹学松道,“呃,这次我就不出去了,帮我叫,我想想……青学妹吧。”

    “好——”

    王柔应着走出了门。

    【。。。我现在跟詹长清的感受差不多,就是不管咋样这对情侣看起来是真的好可疑#汗】

    【林柔是不是不太会玩啊,她最后那个对凶器的找补太扯了】

    【对,发簪+毒杀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她说这个感觉好生硬啊】

    【毕竟是第零案啦,还是即兴,大家宽容点哈,作品本身还是挺有趣的嘛#比心】

    【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柔不分析秦?】

    【按照设定和故事来看柔和秦肯定不会互踩啊】

    【不吧?现在的秦是机器人秦61,又不是秦天才,柔一边说他俩不一样一边又故意忽略真的很怪】

    【有没有一种可能,只是单纯脑子懵了?我也觉得秦61出来以后不好把握人设,一个AI真没法判断他的行为逻辑(以及为啥萧教授倒在地上还没解释呢)】

    【感觉柔慌了……要是青和罗没那么早解除嫌疑还能多周旋一会儿,只是没想到第一次集中推理的进度太快了,打了个措手不及吧】

    “青青北鼻~”

    出了会议室的王柔边走边叫蓝珈青,“侦探叫你哦!”

    “来辣——”

    蓝珈青的声音还是元气满满,蹦蹦跶跶地过来了,还和王柔互相抱了抱。

    “好啦进去吧。”

    王柔顺手给她理了理刘海。

    [我们柔姐怎么妈里妈气的hhhhh]

    [前面这个形容笑死我了]

    [蓝珈青太小了,这两人的母女既视感真心好严重#憨笑]

    “嗯嗯!”

    蓝珈青点点头,自始至终双手都乖乖地半蜷着。

    王柔并没注意到她掌心攥着什么,按着自己先前的想法直奔谦学长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