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十七章 问询(求推荐票)
    秦绝由衷露出笑意:“谢谢蒋导。”

    蒋舒明犹豫了下,还是问道:“你和程少爷认识?”

    “有一段渊源。”秦绝颔首。

    这话说得很妙,令人无从猜测,蒋舒明表情几度变化,也不知脑补了什么,说了句“原来如此”。

    秦绝保持着微笑,也不解释,只是再次谢过,随口谈起其他的话题。

    两人聊完,蒋舒明回片场拍摄,秦绝从陈助理那收取了剩余的片酬。蒋舒明还吩咐小陈给她额外发了个两万支付点的红包,很是大方。

    “谢谢陈姐,我今晚就回去了,这段时间感谢照顾。”

    秦绝跟陈助理告别,“给各位前辈的心意我放在酒店前台了,还得麻烦您转交一下。”

    “你倒是有心,我知道了。”小陈看过秦绝在拳场的模样,起初有些畏惧,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已放松了很多,笑着回答。

    “拜托了。”秦绝点头。

    告别陈助理后,她带着为数不多的换洗行李走出沈城影视基地的大门,途中停下回头望了一眼。

    ……

    回程时秦绝坐的高铁,一路上她闭眼假寐,在脑内模拟着符合逻辑的行为方式。

    不过还没等她抵达,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秦绝起身走到车厢连接处:“喂。”

    “是秦玦同学吗?我们是警察。”

    这么快?

    秦绝挑了挑眉,声音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和警惕:“是的,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你的父亲秦景升昨天在滨山路意外身亡,我们已经通知了你的母亲,请问你现在在哪?”

    “……什么?”

    秦绝愣了愣,“你们在说什么?”

    “抱歉,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突然,但是你父亲出了意外,他在驾车途中坠崖身亡,遗体正在运回连城市区,您的母亲在外出差,明天才能抵达连城,我们需要直系亲属签字认领遗体。请问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在回连城的路上。”秦绝另一手捂住上半张脸,满是困惑和疲惫,“我从沈城回连城……不是,警察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我爸,他,呃,他不常出门,就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出去过了,更别提开车——”

    “秦同学你冷静一下,你现在距离抵达连城还有多久?交通工具和抵达站点是?”

    “就,还有,我看看,还有半个小时。我坐的高铁,到北站。”

    秦绝张了张嘴,“我……”

    “节哀。你先不要慌,我们会安排警员到车站接你的。”

    “哦……好的,好的。”

    秦绝放下手机,高铁乘务员推着售货车从她身边经过,她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挪开两步。

    接下来的半小时里,她回到座位,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时而摆弄着手机时而放下,整个人坐立不安。

    到了站,秦绝拿着身份证过了关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向前,迷茫间又被人流推着向出站口走去,果然看见了两名警察,一位穿着便服,另一位穿警服,手里举着手机,屏幕上有秦玦两个字。

    “我就是。”

    秦绝慢慢走过去,两名警察都比她高,她抬头看去,神情仍茫然。

    “上车吧,我们先送你回警局,走一个认领程序。”

    “……好的。”

    秦绝低下头,跟着他们向外面走去。途中有人留意到警服投来好奇的眼神,那位便衣的就和气地笑笑说“接孩子回家”,防止被路人误解秦绝犯了什么事,避免对她的情绪造成额外打击。

    一行三人上了车,车是普通款式,没有警局的标识,便衣在前开车,穿警服的那位陪秦绝坐在后座,先给她看了看警察证件。

    “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绝在半小时内仿佛冷静了许多,低低开口。

    “今早,郊区的工作人员在巡查时发现了车辆爆炸后的残骸,报警后,我们用了些时间复原了驾照,确认了死者身份,根据登记的资料联系到了死者的妻子和孩子。”警察回答。

    秦绝双手拄在膝盖上,闷闷地吐了口气。

    “你为什么觉得很意外?”警察取出录音笔。

    秦绝顿了顿:“我爸,他很久没出去过了。”

    “他……平时挺宅的,在家喝酒、看看电脑之类的。”

    秦绝用力拿手掌抹了抹脸,撑起身来。

    “我直说吧,警察先生。几年前我家的公司破产了,我爸很受打击,这几年来我家里只有我妈在工作,供我上学,提供家里的日常开销。我不觉得我爸会突然开车出去,还发生了意外,这太……太奇怪了。”

    她说到最后,满脸困惑,像觉得自己在讲笑话。

    “哦?”两名警察在后视镜内对视一眼,便服开车的那位随口问:“秦同学,你父亲大约有多久没出家门,你能说一下么?”

    秦绝愣住,想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印象中都是他叫外卖,点很多酒,然后回书房……应该有好几年了吧。”

    警服那位突然问:“你为什么不在连城?”

    秦绝神情猛地变了变,不说话了。

    “秦同学,你也说了,你父亲秦景升的身亡不是很正常,如果这不是意外而是谋杀,我们需要查明真相,请你不要隐瞒。”

    “老李你太严肃了,给家属一点接受的时间吧。”便衣那位唱起白脸,“秦同学,如果你父亲的去世另有隐情,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的,你可以相信我们。”

    秦绝扯了扯嘴角,隔了好几分钟才道:“那你们能保证不告诉我妈吗?”

    “视情况而定。”警服那位中规中矩地说。

    秦绝又低下头,略显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我,我离家出走来着。”

    两名警察又在后视镜里对视一眼。

    “你去沈城投奔亲戚或同学?”

    “……不是。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它……”

    秦绝张张嘴,有些头昏脑涨,不知从何说起。

    “没事儿,你先歇一歇。”便衣那位安慰道,“到了警局再说。”

    秦绝闷闷地点头,不说话了。

    车辆一路行驶到秦绝住址那一片辖区的警局,她跟着两人下车进门,就听在值班室的另一位警察说:

    “死者已经送来了。”

    穿便衣那位抬手按了按秦绝的肩膀,温声道:“哥陪你去?”

    秦绝攥了攥拳,点点头。

    她隔着玻璃看见了秦景升的尸体,说实话,比她见过的要好看多了。

    尸体身体盖着白布,只露出带着伤的脸来,血迹已被处理过了,尽管表情看着狰狞,但并不是特别吓人。

    秦绝都没想过自己看见秦景升死去时会有什么心情,她杀的人太多了,秦景升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

    她知道便衣警察在暗暗打量她的表情,但她早有计划,此时仍是静静看着,没什么表情,眼里写满复杂。

    “可以了。”

    秦绝看了一会儿,轻轻说。

    便衣安慰似的拍拍她:“来,我们回询问室吧。”

    询问室里有两名民警,一位是之前穿着警服的老李,另一位是女警,面相很亲和。

    秦绝回答了几个基本问题后,老李便开口问:

    “秦同学,有一件事我很想问你,你和死者关系怎么样?”

    秦绝看到尸体后似乎彻底冷静下来,她闭了闭眼,抬头直视李警官的眼睛:

    “我们关系一般。”

    “关系一般,这就是你看着亲生父亲的尸体并没有太悲伤的原因吗?”

    秦绝沉默地点了点头。

    李警官向女警递了个眼神,她问道:“秦同学,八月二十四号,也就是死者死亡当天,你在哪里?”

    “在沈城。”

    “具体原因呢?”

    “在拍戏。”

    两名警察同时有些诧异。

    “你是艺术生?演员?”女警问。

    秦绝伸手揉了揉眉心,身体前倾,声音也变小:

    “不是。事情有点复杂,但是我签了合同,有保密协议……我可以尽可能地描述给你们听。”

    “好,你慢慢说。”

    秦绝与两位警察依次对上眼神。

    “事情是这样的,八月十九号是我的生日,但我……跟我爸发生了一些冲突,所以我跑出了家。然后,我遇到了一位正在找演员的导演,他认为我和电影中的角色很相似,于是请我去客串,我当时和我爸赌气,没想太多就答应了,上了导演的车去了沈城。”

    这经过着实不太常见,李警官皱起眉来。

    “你得提供证据。”

    秦绝也微微皱眉:“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剧组。”

    “别急。”女警缓和僵持的气氛,“秦同学,这样,你想想有没有照片或者视频可以证实你说的话?然后给姐姐看一下好不好,我会保密的。”

    秦绝斟酌半晌:“好,但是请不要告诉媒体,我不能给蒋导添麻烦。”

    她拿出手机,点开剧组的官方V博,找到艾特了她的那一条,把手机递给女警。

    “花絮和照片上的都是我。V博账号是艺名。”

    女警放大照片,又点开视频滑动进度条仔细看了看,对李警官点了点头。

    “好,那你从十九号开始一直呆在沈城?”

    “不是。”秦绝很老实,“我到沈城是二十号的凌晨,试拍了半天的戏之后要正式签合同,但是身份证丢了,就跟导演请了假回来补办身份证。”

    她打开使用临时身份证明二维码的短信给他们看:“来回都用的临时码。”

    李警官记下了两次乘坐高铁的时间,问:“补办身份证去的哪里?”

    秦绝说了一个离家最近的派出所。

    “你那时候离家这么近,没有回去看看?”李警官突然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