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十一章 执行
    补办身份证得等五个工作日,和去时一样,秦绝回程时也刷了身份证明临时码。

    这是一种可以在手机上通过面部和声纹识别,确定身份信息,从而临时生成身份证明二维码的便民程序,由秦一科技研发,主要针对于身份证临时丢失的紧急情况,比如乘坐大型公共交通工具、向公司或组织提交身份证扫描件等等。

    虽然考虑到社会信用体系,规定每个人五年内只能使用三次,但自推出以来仍广受好评。

    秦绝这次往返就用掉了两次额度,在路上已经收到了短信提示,好在接下来无需返回连城,秦绝自己不急,蒋舒明也乐意让她多呆在剧组,拍摄上有什么调整也方便。

    回到沈城时才下午三点,秦绝草草吃了饭,就舒展手脚向影视基地的方向慢跑过去,权当锻炼。

    跑到三分之二时,她停下去街边小卖部买了瓶水,小卖部的老板叼着烟,秦绝闻着烟味有些口干,心知是这具身体的烟瘾犯了,微一皱眉。

    她那时性别认知模糊,在寻求自我肯定和青春期叛逆的双重因素下学着抽烟,试图变得更像个男人。但顾忌父母和老师,烟瘾不重,一周顶多一根。

    后来到了末世,这个坏习惯就改掉了。

    人身上的气味很容易暴露,加上秦绝身边又有个比江秋月更像她亲妈的军师,要说秦绝跟她对象嗅觉跟军犬似的,那军师就是超级军猫,秦绝在兵营转一圈,他都能闻得出来这烟味是从别人身上沾到的,还是秦绝自己抽的。

    秦绝这辈子没几个人对她真心实意地好过,对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最没辙,便乖乖听话把烟戒了。

    “云烟白沙红塔山,来哪包?”小卖部老板喷着烟问。

    秦绝的眼神在各种烟上转了一圈,最后指了指边上货架的pocky。

    “来那包,谢谢。”

    老板:???

    两分钟后,秦绝站在路边,拆开pocky外包装盒,撕开塑料袋一角,手捏着外盒下部一扬一抖,一根pocky就完美地抖了出来。

    秦绝低头去叼,动作非常潇洒地……卡住了。

    好吧,pocky比烟长多了,她早该知道的。

    耍帅失败,秦绝咔嚓咬掉一半,在嘴里嚼嚼嚼,剩下一半长度就很合适,一甩一叼,偶尔用食指和中指夹下去,吐口气,当代云抽烟,非常机智。

    岑易下了戏,看见的就是秦绝站在片场最边缘,嘴里含着根细棒。

    “岑哥。”

    秦绝看见他拍摄告一段落了,就走过来。

    想了想,从兜里掏出还剩不少的pocky盒,娴熟地抖了抖:“岑哥来一根吗?”

    “不了,有孩子就戒了。”

    岑易摆手。

    秦绝把盒子往前一送。

    “真的不了,我……啊这。”

    递到了光源下,岑易才看见是盒零食,哭笑不得。

    “你这是?”

    秦绝下嘴唇一呶,pocky晃了晃:“多种口味戒烟棒。厉害吧?”

    岑易听得直笑:“厉害,来来,我也抽一根。”

    一大一小就蹲在片场角落,抽pocky。

    过了几分钟,齐清远结束了他那条,走出来。

    “清远啊,过来。”岑易挥手。

    “创造无烟环境,从我做起。”秦绝递盒子。

    半分钟后,三个人蹲在片场角落,抽pocky。

    蒋舒明检查完镜头回头一瞅,刚想说什么,发觉不对,眯了眯眼睛,才看见秦绝嘴里的“烟”还裹着巧克力呢,差点打翻保温杯。

    “哎那谁,快点,这段花絮不能放过。”

    蒋舒明笑得不行。

    “在拍了。”现在有空闲的工作人员在旁边憋笑憋好久了。

    岑易圈子里老油条了,多会接梗,两指掐着pocky,望向远方,目光沧桑深沉。

    “想当年,我,季声,还是一个普通小片警。却没曾想,就是身边这两个人,改变了我的命运……你俩倒是配合一下啊!”

    秦绝和齐清远同时抬头,转头,嘴里还有pocky:“唔?”

    “唉,两个面瘫,带不动带不动。”

    岑易一手扶额,摇头大叹。

    周围笑成一片。

    《囚笼》剧组有官方V博,时不时发些剧照、拍摄花絮,蒋舒明让负责运营官V的把这段发上去,适当营营业。

    这段也就在笑声中揭过,短暂休息后,岑易接着拍摄,秦绝在边上看着,学习经验。

    她发现岑易很会带戏。

    岑易是一个非常抠细节的演员,他会在表演前和导演反复确认角色情感和心理,细致到该有什么样的小动作和微表情。

    他即兴表演的部分很少,虽然缺少了一些灵活性,但整个人就像是从分镜本里走出去一样,光是在旁看着就能被他带进剧情中。

    影视作品的拍摄中,场次和剧情顺序是不一样的。此时岑易演的是故事中期,主角季声在一个又一个案件中解开当年犯罪组织的旧事,在纷杂的线索里寻找真相和赤那的行踪。

    这场戏,就是他与一位老戏骨在监狱谈话室的你来我往。

    两人相互试探,不着痕迹地从对方细微的反应中推测各自的目的,表面上一派和气,实则暗潮汹涌。

    秦绝敬佩地无声点头,相同的事情她经历过,但那是真正的谈判和试探,每一句都暗藏机锋。若是单纯演戏的话,她做不到岑易这么真。

    看两个演技在线的人飙戏非常爽,这就是文戏的精彩之处,它不像武戏那样靠直接的画面感造成冲击,却能更深入地直击内心。

    这场戏拍了六条,等下了戏,岑易已经一后背的汗。

    “你这是下了苦功啊。”副导演感叹。

    有点眼力的都看得出来,岑易的演技有了质的飞跃,刚才的拍摄中是他把控着节奏,将对手自然地带入了戏中,却又不压戏,程度恰到好处。

    他此前演的角色也很多样,但人设普遍单一,比如温柔、稳重、狠厉等等。而季声是一个成长型的角色,他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方式都在不断改变,情绪也并非跃进,而是层叠变化,要演出黏连的层次感难度很高。

    而老戏骨出演的角色是个地位很高的配角,他认出了主角的身份,却不动声色地把惊讶和算计掩盖住,笑着与他打机锋。他的眼神变化仅仅只有一瞬间,一个组织前高层的味道却瞬间有了。

    这天的拍摄很快结束,接下来的时间里,蒋舒明跟编剧开了会,给秦绝的第二场戏加了些内容,由于涉及到爆破,还得多准备几天,秦绝在这两天就只出镜了一个背景板,西装领带跟在犯罪组织BOSS的身后,淡漠中带着危险与警觉,存在感却很低,比起保镖更像布置在暗处的死士。

    这场戏不难,秦绝对收敛气势和降低存在感很有心得,还被蒋舒明夸收放自如,听着有些惭愧,有种满级碾压的错觉。

    期间岑易有个代言活动要出席,离开了一天。

    演员进组并非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待命拍戏,协调时间很是困难,有不少明星拍戏时还兼顾综艺或live,同时进两个剧组的也有不少,当然,质量上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岑易为了专心演戏,已经尽可能推了通告,反倒是齐清远和秦绝两个十八线没这个困扰,始终都在跟组。

    还吃掉了不少盒饭预算。

    没有拍摄任务时,秦绝就和齐清远对打。都是从末世回来的人,打斗起来冥冥中就能找到那股狠劲,齐清远的体质和技巧比李大壮那些拳手要强,秦绝可以不用太留手,这几天她就靠着对打和过量的体能训练来减缓杀意。

    她隐隐感觉到这种依靠客观消耗的法子会有不管用的那天,只是一时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静观其变,走一步看一步。

    进组的第五天,饰演少年季声的演员赶了过来,是个小流量,要的就是那股天真和养尊处优的感觉,又是一个本色出演。

    秦绝渐渐摸出门道来。怪不得蒋舒明之前拍摄了那么多青春恋爱片成绩都不错,他选人的目光真的很准,每每都找合适的流量明星,指导他们按照自己的个性出演。在镜头不错、剧本基本不拉胯的情况下,因为人设贴合,最终呈现出的效果也能达到及格线。

    尽管还是会被人喷烂片,但达到了及格线,就意味着除了流量明星的粉丝外,还有一部分不那么在乎质量的路人观看。粉丝为刷票的主力,加上部分路人买账,票房相当可观。

    出演少年季声的小流量比秦绝小两岁,是明烨公司的练习生。

    比起造星出了名的璨华,明烨娱乐这些年的资源并不太好,都拿来集中捧公司的台柱子,像小流量这种就有点惨,恐怕只想在“扑街”电影里尽量混个脸熟。

    他据说在练习生里的排名不错,粉丝不少。许多年少成名的人,心智年龄也就停留在了这个出名的年纪。他身上因此有些淡淡的骄矜和傲慢,恰好是少年季声的气质。

    秦绝懒得应付这小孩,就保持她的“人设”,冷冷淡淡的不讲话。小流量也没有跟她交流的意思,倒是本来负责给他化妆的邬盎被拒绝了,说是自带了化妆师,不用麻烦剧组。

    “嘁,就这还本色出演。”

    邬盎给秦绝化妆时小声吐槽。

    “我认识他那个化妆师,化得还行,就是修得特重,恨不得在脸上化出个柔光滤镜。”

    秦绝笑道:“那也算贴合角色。”

    被娇惯着的小少年,脸嫩一点也不稀奇。

    邬盎撇嘴:“就他那点流量算什么,现在哪有偶像比得上罗凌,更何况人家罗凌虽然是流量爱豆,但唱歌跳舞实力都很强,他呢?在公司里排名高点儿就嘚瑟上了。”

    “背后揭人短也不怕出事?”秦绝笑问。

    “不怕,我家里有矿。”

    邬盎很是有底气地一甩刘海。

    秦绝听得出周围没有小流量和他团队的人,也就随她去。

    “好啦,搞定。”

    邬盎放下工具,秦绝手上又是一副活生生的尖利“狼爪”了。

    她今天要拍的是赤那在房间里看少年季声走过,两人有一段短暂对视的那场戏。

    秦绝起身走出化妆间,此时是上午十点。

    森染的声音突然从她脑内响起:

    “报告,目标已收到传销组织来电,双方谈话内容已实时替换。

    “目标情绪激动,已离开书房。

    “已屏蔽捷虎421的网络,车门无法开启。

    “路瑞37已解锁,目标正在上车。

    “目标正在驾驶车辆向目的地行进……”

    秦绝走下楼梯,迎面遇到了岑易和齐清远,她露出个微笑。

    秦景升将死于车祸,而她当天在三百五十公里外的沈城拍戏。

    完美的不在场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