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科研教授之死:集中推理》(九)
    【卧槽?!】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靠我人都傻了】

    【和上一轮连上了wodema】

    【曲楠,细节狂魔!】

    别说官网的弹幕迅速震惊了一波,就连包间里的卿卿们也不约而同瞳孔地震。

    视频里,明谦还在继续:

    “这是罗保安的手机,他的手机壳是一只大雁,于是我用yan这三个拼音字母打开了锁屏。

    “在手机里,他和一个昵称叫做‘非雁’的人有大量的聊天记录和频繁的金钱交易往来。两人的消息密度由高到低,最后一次聊天止步于十年前,此后只有罗保安单方面的信息。”

    画面随之切到特写。

    ——鱼历247年,X月X日——

    【罗】:你跑哪去了?

    【非雁】:没事,反正他们也不想我留在这。合不来就用合了,各自安好

    【罗】:别闹了!乖,快回来好不好,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呢?

    【非雁】:不用劝了,我意已决

    【非雁】:你知道我改这个ID是什么意思吗?大雁归家,而我非雁,明白了吗?

    【罗】:唉……

    【非雁】:放心吧,你永远是我最在乎的亲人

    【非雁】:爱你

    ——鱼历248年,X月X日——

    【非雁】:我挣到钱了,不用给我生活费了

    【罗】:真的?

    【非雁】:真的。[图片-转账截图]

    【罗】:这么多?!

    【罗】:你干什么去了?!合法吗?!

    【非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非雁】:别担心啦,早跟你说打游戏很挣钱的

    【非雁】:从现在起你的生活费和学费被我承包了!#墨镜叼烟

    ——鱼历253年,X月X日——

    【罗】:祝我们二十一岁生日快乐![图片-自制生日蛋糕.jpg]

    【非雁】:生快生快![图片-像素点拼成的生日蛋糕.jpg]

    【非雁】:难为你在国外算时差了,一切都好么?

    【罗】:好着呢,今年就能本科毕业,想不到吧

    【非雁】:好诶,跳级毕业,不愧是你!#猫猫用力鼓掌.gif

    【非雁】:要读研吗?还是硕士?我不懂这个,总之你上学用钱就跟我说

    【罗】:哎呀,你挣点钱也不容易。我还有奖学金呢!

    【非雁】:没事,哥们儿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看看这是什么!

    【非雁】:[图片-青光游戏公司全息网游《大夏》内测邀请函.jpg]

    【非雁】:首席游戏测试师!

    【罗】:嘶,国内科技已经发达到这个程度了吗?!

    【非雁】:嗯哼~这次是你想不到了吧

    【非雁】:好了好了,学习加油,早日出人头地哈!

    【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嘚瑟上了,你也加油!顺便

    【罗】:谢谢你,我为你骄傲。

    【非雁】:噫,肉麻

    ……

    镜头转回集中推理的会议室,明谦望着罗涵:

    “说吧。他是你的亲人?”

    罗涵迎着众人的目光,长长地“嗯”了一声才说:

    “是的,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

    “啊?!”

    蓝珈青等人瞳孔地震,就连最边上的秦封也错愕地抬了抬眼。

    【???】

    【等等哈哈哈哈哈哪里长得像啊!】

    【罗老师你看看秦封你不觉得眼熟吗罗老师o(*≧▽≦)ツ┏━┓】

    【咳咳咳,别瞎说啊!人家秦飞燕是桃花眼,我们封封长得跟人家不一样的啦(狗头】

    【什么梦幻联动,太草了】

    【剧情竟然接上了,曲导牛啤……】

    “你确定是双胞胎弟弟?”

    明谦以一种“我不敢相信”的口气反问。

    “对啊,异卵双胞胎,我叫罗涵,我弟弟叫罗秦。”罗涵自然地解释道。

    看着大家皆是满脸“啊这”,他从容不迫地说道:

    “我从头说起吧,好吗。

    “情况其实很好理解,三十一年我和我弟弟同时出生,我稍微早了一点,就成了双胞胎里的哥哥。

    “虽然我们是兄弟,但性格和天赋完全不一样。我从小学习就特别优秀,成绩排在全校前三,但是我弟弟他呢真的不爱学习,他是纯粹地讨厌看书,记知识点,也讨厌考试。所以自小到大我们的表现天差地别。”

    罗涵讲起来有些感慨:“我弟弟很贪玩儿,也很会玩儿,他很擅长打游戏,但你们知道的,家长眼里就会觉得游戏这种东西……”

    “不正经,上不了台面。”秦封接话道。

    “对。”

    罗涵点头,“其实我们的爸妈起初是觉得,作为爱好,男孩子贪玩了点也没什么,但是我弟弟就是喜欢打游戏,就是讨厌学习,所以家长就认为他不务正业,玩物丧志,尤其是还有我在旁边对比,他们就对弟弟非常失望。”

    “一家能有一个跳级留学高材生已经不错了,咋还不知足呢?”明谦插话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

    “不过虽然家长经常批评弟弟、偏心我,但我跟我弟弟的感情一直都很要好。”

    罗涵也笑了,笑容里有些怀念。

    “然而这并不代表罗秦在家里活得不痛苦。”詹学松道。

    “没错。”

    罗涵沉重地应了一声,“尽管我们俩很在乎对方,但每天都被父母这么念叨着,和我做对比,就让我弟弟特别难受。”

    “所以他初中的时候就跟家里闹掰了,他直接离家出走,就是聊天记录里看到的那样。

    “我当时十分伤心,但是爸爸妈妈就觉得家里有我一个就够了,他们讨厌我弟弟甚至到了不希望他存在的地步,直接把他从户口本上除名。”

    “啊……”

    王柔难受地拧了拧眉。

    “我就把自己的生活费省下来一部分,暗中接济给我弟弟。但很快地,只过了一年,他就跟我说你不用打钱给我了,我能挣钱了。”

    罗涵慢慢叙述道,“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成了游戏圈里小有名气的玩家。他真的,超级厉害,十五岁开始,一个人在那个圈子打拼了六年,一开始是做代练,刷任务,写攻略,后来就被邀请去打游戏竞赛,赚奖金等等……”

    “投身于电竞事业。”詹学松道。

    “对。”

    罗涵又是骄傲又是复杂地点了点头,“我们二十一岁那年,我在美国念大学马上要毕业了,我弟弟则是被青光游戏公司邀请去做了测试员。”

    “然后就出事了。”秦封道。

    “……”

    罗涵脸上闪过一丝痛苦,“那游戏是个全息网游,国内第一个出现的全息网游,之前并没有任何相仿的技术存在。”

    “我弟弟就这么戴上了游戏头盔,他的脑意识连接到了游戏中。接着你们就知道了,出事了。”

    他看向蓝珈青,“因为技术层面上的失误,我弟弟的意识被永远留在了游戏里,他现实里成了一个植物人。”

    蓝珈青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现实和游戏的时间流速是一比二,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我弟弟在游戏里被困了二十年,而他现实里的身体在病床上躺了整整十年,别说复健了,他能不能醒过来还是未知数。”

    罗涵这一番说得抑扬顿挫,轻重缓急分外得当,不仅他自己的眼圈红了,其他人包括屏幕外的观众也听得动容。

    “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就立刻放弃了继续攻读学业,马上回了国。”

    罗涵的喉结动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转向蓝珈青。

    “是我煽动了网络上的舆论,因为我必须争取青光游戏公司为我弟弟的工作事故负全责,这样才能让游戏世界继续运行,让他不至于当场脑死亡,同时我也必须拿到公司应该付出的医疗费用赔偿,让我弟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得到充足的救治,能维持住生机,让我有时间寻找救他的办法。”

    “……为此让青光公司破产,把你父亲逼跳楼,我很抱歉。”

    他继续说道,“但是,这是你们先的。”

    蓝珈青彻底僵在了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