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科研教授之死:集中推理》(六)
    视频里,会议室中,气氛一时十分凝重。

    詹学松面色严峻,但说出口的话一如既往地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那么,你在这样的舆论环境和心理压力下,对死者起了杀心并付诸行动了吗?”

    “哦这倒没有。”

    刚刚还在闭眼掉泪的王柔一秒淡定睁开眼睛。

    “你这转变得太快了吧喂!”明谦吐槽。

    罗涵笑着捂住半边脸抹起眼角:“哎呀我差点就要哭了,冷不丁被柔柔一个漂移甩出车门。”

    在场几位大多都经验十足,就连蓝珈青也因她的元气可爱自带综艺感,氛围被王柔自己这么一打岔,顿时又有回暖。

    “那你怎么解释发簪的事?”

    詹学松认真道。

    “发簪是我秦送我的生日礼物嘛,我很喜欢,就一直戴着。”

    拿纸巾点掉了眼泪的王柔神色自然,“今天下午去萧教授办公室的时候也戴着,然后我们发生了一些争执,有动了手……”

    “怎么动的手?”

    “我就冲上去啪!”

    王柔凌空挥了一巴掌,把罗涵吓得往后一仰。

    “你打了他一耳光?”詹学松诧异。

    “对啊!”王柔一脸坦然,“我骂他了一句‘王八蛋!’,然后打完我就跑了。”

    “哦——所以发簪是在这个过程中掉在地上的是吗?”明谦确认道。

    王柔点了点头。

    “怪不得,我说怎么尸体(NPC)左半边脸稍微有点发青。”明谦了然。

    “所以你现在对发簪的下落并不知情?”詹学松问。

    “对,我真的不知情。”

    王柔又重复了一遍,“我是看罗保安拍照拍到了碎片才知道原来掉在办公室里了。”

    {柔校花,真的没有隐瞒什么吗?}

    镜头在此时切换到了每个人的特写,他们脸上或同情,或思索,或怀疑,显然各有心事。

    【好奇怪诶,柔要是在这个地方说谎的话那风险也太大了吧,感觉不像是假的,但又有点难以相信】

    【所以是萧教授在办公室里又想对柔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她才掉了簪子吗?emmm】

    “等等。”

    詹学松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你今天为什么要去办公室?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他一语点醒梦中人,罗涵、蓝珈青和明谦都把目光再次投来,连秦封也提起了注意力。

    “喔。这个啊。”

    王柔的反应还是很自然,她想了一下说,“刚才不是说到萧(教授)一直拿秦天才的事情控制我,威胁我嘛。我是特别珍惜我们两个的恋情,一直在努力维系这段关系,忍受着萧的骚扰。”

    “但是后来……他主动搬回宿舍,我们分居了。”

    王柔说着偏头看向秦封,“我就以为你要跟我分手……你那时是想和我分开吗?”

    她的声音很轻,眼神很认真。

    秦封同王柔对视着,他沉默了。

    “柔柔又要哭了。”罗涵避开冷场。

    “其实我觉得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个误会挺大的……”明谦试图找补。

    “我是有想过和你分手。”秦封突然道。

    王柔的表情僵了僵,眉尾下撇,有些难过。

    “但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秦封继续说。

    “诶?”

    几人齐齐一愣。

    “因为你跟我说过你是无辜的,我相信你,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

    秦封看着王柔的眼睛,“但是我有一些不能说出口的原因……所以我犹豫了,我在想要不要和你分开,说不定这样对你我都好。”

    “所以其实还是个误会。”

    罗涵一点一点把关系捋清,“是柔(校花)以为秦(天才)误会了她和死者有染,所以要提分手,但秦有秦自己的原因,现在还不方便说,实际上是柔误会他了。”

    “啊?等等,我有点晕——”

    蓝珈青一会儿看向王柔和秦封,一会儿看向罗涵,一脸懵逼。

    “你俩还是缺乏沟通!”詹学松啧啧摇头,“互相为对方考虑是好事儿,但处对象嘛,事情还是要一起面对的噻。”

    他随即敲了敲桌面:

    “好了,发散打住!不要转移话题!柔你继续说明为什么你要来到死者的办公室?”

    “有了前情提要就很简单啦。”

    王柔一摊手,“我当时觉得我苦苦维持的恋爱已经走到了尽头,就真的特别崩溃,特别愤怒,恰好这个时候萧(教授)又在给我发消息,然后我瞬间想到之前受过的那些委屈啊威胁啊,就情绪上头,整个人,爆炸!”

    她手动比了个“怒火中烧”的手势:“我立刻就想不管不顾地冲到萧面前告诉他,‘我们已经分手了!你别想拿秦天才继续威胁我了!我不在乎了!’——我也确实就这么去了。”

    “噢——”

    罗涵仔细听着,“其实挺合理的。”

    “我觉得很冲动。”詹学松道。

    “但她(柔校花)也是普通人嘛,一上头控制不住自己也很符合逻辑。”明谦想了想道,“虽然这样很危险,毕竟你这个跟羊入虎口没区别。”

    他说后半句时看向王柔。

    “……”

    王柔瘪了一下嘴,“嗯,反正就,其他细节等线索揭开以后我再说嘛,好不好?”

    “啊?还有细节?!”

    蓝珈青眼睛睁得溜圆。

    “你在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啥啊!这么精彩!”詹学松“呃啊”了一声,“行行行,那我继续。”

    他点了点最后几张照片:

    “有关青光游戏公司的事刚才罗保安已经过说了,此处不再赘述,另外我还想请大家注意一点,就是原本站在办公室这个位置的智能机器人MiKi。”

    “智能机器人?”王柔讶然。

    “没错,现场那一地的碎片就是MiKi。目前尚未确认它是爆炸了还是被谁给拆了,但根据地面爆炸的轨迹来看,后者可能性很低,但可以确定的是,肯定出过事!”

    詹学松语气笃定。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它质量不好呢?就‘嘭’!炸了!”蓝珈青问。

    “绝无可能。”

    詹学松摇着头,“在死者的办公室里发现了详细的报道和MiKi的使用手册,它十分智能,可以理解一些基本的日常指令,它被萧教授创造时的概念定位就是‘智能管家’,而且资料上面写着‘MiKi迄今为止已发行十万套,萧教授办公室里的永远都是最新款’。”

    “能让这样一个智能助手发生爆炸,这件事情很蹊跷。”

    詹学松沉吟道,“它的事故又是否与萧教授的死确切相关,这也很难说。”

    “侦探!”

    王柔举起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