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第五轮点评与反响(六)
    “我很开心在这一轮能看到每一位演员都有了显著的进步。”

    阮紫雁先说了一句总结语,然后才眨眨眼道,“我们这轮不该直播的呀,我要超时了怎么办?”

    林宇钦熟稔地接上了她半玩笑半真心的话:“那就要麻烦阮老师挑最重要的几点来点评了。”

    节目组怎么会考虑不到时长不够的情况?其实他们这轮直播定下的标准时长是两个半小时,上下浮动各半小时,这是与电视台协商好的结果,只不过没有公开而已。

    至于为什么一开场就抛出两个小时的概念,一方面是增加紧迫感、引出新规则,另一方面也是为直播留后路,假若这轮内容真的不多,两小时足矣,也可以临场添加更多的广告时间或播放一些幕后片花。

    收到了主持人的暗示,阮紫雁笑道:“好,那接着刚才的话说。大家的演技都有了可观的提升,而饰演男主角的秦绝让我起码感受到了三个方面的质的飞跃。”

    “第一,打戏。动作戏本就是这一轮考核的关键词之一,这是我们之前就商量好的‘难关’。但秦绝在《非雁》中的表现无疑远远地超出了我的预期……以至于我甚至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金梅奖最佳动作设计的获奖者能做到这种地步不是理所应当吗’?

    “呵呵,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即便我们可以用‘动作戏’来笼统概括一切武打戏码,但在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情节和角色设定下,打戏也有诸多类别。在《非雁》中,这一点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男主角秦飞燕以轻功闻名江湖,是以,秦绝在作品中所有的动作戏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轻灵。不论是带着长板凳飞旋,反手一刀迎上叶画还是揽着薛钰逃生,他都做到了这一点。

    “威亚,演员的必修课之一,要掌握却不是这么简单的。强烈的失重,身体只通过几个关节点被固定,加上戏服和台词等等,有太多的细节需要考虑,而演员正需要从这些艰难中自如地进入角色,演出他们该演的内容。

    “我很惊讶秦绝在这里面的表现,因为哪怕是剧情所需,剧情要他必须沉重、感伤的时候,他的神态和心情是疲惫而厚重的,但动作却仍然轻盈。

    “这种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细节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演出来的难度非常高。他仿佛把自己分成了两个,一个是有感情的秦飞燕,另一个是有游戏技能的玩家非雁——又是一个极其合理的演绎。

    “因为看过了结局的我们都知道这的确就是游戏世界,不论秦飞燕再怎么难受、压抑、崩溃,他作为玩家,熟练度满级的技能就是会一如既往地、完美地使用出来,不会因为他的情绪和状态受到影响。

    “把冲突的东西演得不冲突,甚至分外符合剧中逻辑。这无疑是出类拔萃的演技。又好,又强,最重要的是还很合适。

    “除此之外我还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所有的背面镜头都没有切镜,前后一秒都能看见秦飞燕的正脸……秦绝,莫非你全程都没用过替身么?”阮紫雁问。

    秦绝回忆了一下:

    “用过的,当时麻烦武替老师多踩了几遍走位,不过等我们演练之后,正式上场是我来。”

    她笑道,“实在是主创班底里跟过古装剧组的人太少了,大家都没有拍摄轻功武打的经验,怕后期剪辑穿帮,所以能本人上的就都上了。”

    秦绝说的是一种常见的拍摄手法,比如武侠剧中常有打戏的远近镜头相切换,远景和背面便由替身出演,到了近景和特写便采用演员的版本,只要后期做剪辑时镜头拼接自然,机位顺畅,就能得到极佳的视觉效果,既让观众享受到了非常专业的打戏招式,同时也让他们清晰看见了演员的脸,感受到角色和情节的魅力。

    但替身出镜中的“替”字,在早期拍摄时其实做“替补”之意。那时演员个个敬业专心,演员拍一条,替身也拍一条,最后由导演根据效果决定哪一秒采用哪个人的版本,这样就能取其精华,将画面效果发挥到极致。

    而这种现象发展到了现在,“替”字逐渐有了新的含义,更多作为“代替”出现。这亦是出于大局观的考量,就像《囚笼》里少年赤那火场奔逃的戏码,导演一般都会让替身代替演员出镜,以免演员人身安全受到影响,阻碍接下来的拍摄进程。

    只不过有些讽刺的是,当“代替”成为一种普遍现状,反而让一些演员得了便宜。他们默认高难度的动作戏都由替身完成,自己干脆一条不拍,只负责在某些近景和特写里展现一张脸。

    而当演员默认、导演习惯、粉丝接纳这三点汇聚到一起时,演员拍打戏的一点小伤或仅有几秒的亲身上阵就也渐渐达到了被夸赞“敬业”的标准。

    近些年,这些人属实为拖影视行业的后腿付出了极大贡献。

    这也是阮紫雁特意点出替身一事的原因。

    秦绝的回答很朴实,完全是她以往的风格和逻辑。

    既然我们做不到丝滑剪辑,那就尽量不用替身了呗?

    只要我没有BUG,那就不会穿帮。

    反正真的怎么拍都是真的,哪怕拍得没那么好看,至少也不会有低级错误。

    阮紫雁几人都笑起来。

    “用长板补短板,很聪明,也很有团队凝聚力。”阮紫雁笑眯眯的,“好在这的确是一部大男主作品,不然我现在就要批评你‘个人表现过于突出’、‘与整体脱节’了。”

    秦绝干笑两声。

    “而说到武打动作,虽然我不是专业人士,但也能看出它们在设计上的用心。比如秦飞燕的招式多有‘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的感觉,显现出灵巧的同时,也体现出身为江湖第一的游刃有余。

    “然而,在药王谷外群战和后期宁泽关击飞众人时,秦飞燕同样是将敌人一击毙命,却根据当前的情景分别呈现出了不同的风格。

    “前者是快、狠、绝,以最迅速最有效率的方式解决对方,因为苏苏还在他腿上沉睡,他不想她被惊扰;而后者则是在惊怒之下重重出招,将阻挡在他与沉丹青之间的所有人震飞,势若千钧,摒弃了先前的写意,甚至轻功也降低了‘轻灵’的比重,反而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以游戏的角度来讲,我猜测这应当就是男主角使用了合适的技能吧。既表现了资深玩家的游戏素养,也体现出了秦飞燕当时的心情。类似这样一石二鸟的设计,在《非雁》里真的有很多呢。

    “虽然我还想问问具体的动作设计过程,但时长有限,就期待幕后花絮吧。”

    阮紫雁浅笑,“接下来说第二点,也是我很欣赏的一点:眼神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