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五百零二章 生将浮名换酒醉,图一荒唐图一错
    猎猎风声骤响,秦飞燕向着某一方向直飞而去,身形轻灵潇洒。

    像是穿梭在时空里,左右两道接连闪出细碎片段。

    ——“我这人最见不得漂亮姑娘落泪。”

    他柔柔笑着,拇指抚过沉丹青眼角,眼神缱绻,脉脉含情。

    ——“仅以掌代帕,欲哭便哭罢。”

    他俯身将苏苏抱在怀中。

    ——“好啦,荒郊野岭,孤男寡女,哭成这般模样,旁人还道是我秦某人怎么你了。”

    同样的姿势,他松开满脸是泪的沉丹青,手却还环着她的腰,嬉笑着同她额头相抵。

    ——“我可不想晚膳时又瞧见哪个小家伙哭得梨花带雨。”

    他仰头浅浅一笑,面露关切目送苏苏上楼。

    ——“丹青丹青,好名字!呀,这叫我日后如何看待文房四宝?执笔蘸墨所思皆是某人倩影……”

    他“啪”地一收折扇,神态故作夸张,直白的示好却令沉丹青怔愣一息后红着脸笑出了声。

    ——“嗯,我陪你。”

    狭小屋内,他注视着苏苏的一对杏眼,轻轻点头。

    ——“李口直窝叨必活噫(你可知我叼笔何意)?嘿……这燕子呀空有色心,唇间衔笔,四舍五入就是一吻芳泽咯。”

    他努着上唇,笔杆夹在人中处摇摇晃晃,桃花眼尾情思缠绵。

    ——“此处望云是最好的……当心。嗯?无事,看来夏花亦喜你笑靥,甘心落入鬓间。”

    他垂眸轻笑着,从苏苏头上取下一枚柔软花瓣。

    ——“你一人当真不要紧?不行,我不放心——我就是不放心!”

    他一把扯住了沉丹青的手臂,薄唇紧抿,眉眼郑重。

    ——“当心。”

    他伸手环着苏苏后背脚下错步,反手泼开一片刀光。

    ——“啊呦!好姐姐,腰要被你压断了……疼疼疼!不重!哪里重!非要说重,还不是你在我心里份量最重!”

    林间小路,他背着沉丹青含笑向前。

    ——“噗。我秦某人浸淫武艺多年,连你个小丫头都抱不动,说出去还不被全江湖人笑话!”

    说罢,他揽过苏苏腰肢斜飞而上。

    ——“我还道是哪家的混小子在此招惹铁衣盟……没想到是个姑娘!”

    他执剑回望,身后尸骸一地,殷红鲜血滴在眼角又顺势滑过左半张脸,却不比唇边笑容更惊心动魄。

    ——“我秦某人今日闲得发慌,且做一次镖师,护你一程。”

    他背身偏头,影子在地上扯得颀长。

    ——“丹青丹青,好姐姐,春天来了,这里有只可怜燕子正‘啾啾’叫呢,你拎着他翅膀尖带回家养着可好?从此他跟你姓!”

    他纵身一跃将沉丹青从后面紧紧拥进怀中,两人笑闹着翩跹落地。

    ——“我已无家可归。”

    他阖眼轻轻一叹。

    ——“今夜月色正浓,有个不讲道理的登徒子偏要吻你……就现在,你要闭眼还是推开?”

    他双手撑在沉丹青腰侧,气音轻吐,打在她唇上的视线既是需索,又是乞怜。

    ——“亭名观星。”

    他抬起右手遥遥一指。

    ——“……”

    沉丹青拿起一封薄信。

    ——“在此之前,你务必照顾好自己。”

    苏苏噙泪转过了身。

    一条迅疾身影撞破时忆,左右两旁画面陡然碎裂,细燕振翅啼啁,外氅飘扬翩飞,秦飞燕立于树梢,面色漠然,一片火红枫叶戛然离枝,曳舞风中。

    萧萧晚秋,皇城落燕。

    ……

    帝王寝宫灯火通明,李执独坐桌后,窈窕宫女两两一排,垂首低眉将手中菜肴奉上,礼毕退开。

    须臾,偌大宫殿便仅剩他一人,虽有十余名暗卫潜在周遭守护,却仍显得清寂,连烛火都透着股苍凉味道。

    李执拿起玉筷。

    “啪嗒”一声,他手中冰凉筷子被人突兀地夺了去,那人大咧咧地侧坐在桌沿,伸手执筷抢先将桌上丰盛佳肴挨个尝了一口,接着又有一声“哗啦”脆响,竟是其中一盘菜被他甩袖挥开,瓷盘碎裂在地,溅出一片狼藉。

    “退下!”

    李执重重一喝,闻声赶来的太监宫女喏喏应声远去。

    “嘻。”

    对面的不速之客嘴里还叼着筷子尖,从桌上下了地,他大摇大摆转了转圈,半晌拎了把精致雕椅过来,在李执对面坐下,左手从宽大的袖中摸出一对木筷,捏着中段将末端递向李执。

    李执竟也不恼,从容接过。

    “那盘,有毒?”他声音浑沉。

    “没毒。”秦飞燕向后瘫在雕纹华美的座椅上打了个呵欠,“它最凉,不好吃。”

    李执低笑出声。

    他这才捻起筷子,随意挑了几样鱼豚菜蔬,就着米饭慢慢嚼动。

    秦飞燕盯着他用膳,看了片刻便觉没甚意思,于是坐没坐相地靠近桌边一手撑腮,另只手夹菜送入口中,其中一道瓜果入口酥脆,被他嚼得咯吱作响。

    李执抬头看向他鼓鼓囊囊的腮帮,少顷摇头笑了笑。

    “牙口倒好。”他只是笑了几声便又咳起来。

    秦飞燕从袖中摸出一套袖珍茶具,壶中竟是满的,盛着温热茶水的茶杯遂经他一弹滴溜溜转到李执手边。

    “你可知我为何不愿归来见你?”

    他注视着李执啜饮热茶。

    “宫外繁盛,既有诸多挚友,亦有婀娜美人,乐不思蜀岂非常事?”李执慢慢说道。

    秦飞燕呻吟一声,竟极其不雅地翻了个白眼。

    “揽之,你愈发像个老头子了!”

    他嚷嚷道。

    李执边咳边笑,一双浑浊老眼映出秦飞燕的面容。

    “我可真——”

    秦飞燕敛起嫌弃神色,笑容涩然,“不愿见你日益老去,渐渐成了我不认识的模样。”

    “二十余载,你相貌清俊依然便罢了,怎的心智还同孩子一般。”

    李执此次却是笑得更为畅快,他重重一咳,笑声却还回荡在寝宫之中。

    秦飞燕“呵”了一声,咂咂舌,将他碗里剩的一半米饭抢走。

    “无趣,无趣!”他全无礼数,边嚼边含糊地说,“瞧你这副孤零零的模样,当年就该趁早劫你到天涯海角才好!”

    李执眼里带笑,始终看他。

    秦飞燕就着茶水,将桌上未动几口的菜肴吃了大半,手背突地一凝,两指将玉筷夹断。

    他浑不在意地把四截断筷扔到地上,抹抹嘴巴,漫不经心道:“娴妃。”

    李执并未太过惊讶,只缓缓点了点头。

    “你这百毒不侵的身体,实在令人羡慕。”他笑叹道。

    秦飞燕姿态轻浮地耸了耸肩,继续窝在椅子上,期间似是嫌弃质地太硬,还换了个姿势侧倚着。

    “下次找人可否换个门道,我招惹的女人那么多,满天下的告示不想再夹个男人进来。”

    他懒散道,“说罢。”

    李执掌心托着茶盅,悠悠道:“朕……我有一子,名喆,字晦之,羽翼渐丰。”

    “杀人的事,我不干。”

    秦飞燕倦意上涌,眼睑微垂。

    李执失笑,晦暗眼眸里同时闪过遗憾与宽慰,继续道:“他年前及冠,正是锋锐之时,所图甚大。几月前还曾在朝堂之上胁朕下旨,要与薛家小女成婚。”

    “哦。”秦飞燕把玩着自己头发,想了一会儿,“静安家的姑娘?”

    “朕自是不悦,却一时口快,将静安爱女赐婚蛮王,远游和亲。”

    “那是挺缺德的。”秦飞燕道。

    “……”李执忍了忍,苦笑道,“你这张嘴呀。”

    “然后呢?”

    秦飞燕伸了个懒腰,看向他的眼睛。

    李执遂将诸事慢言相告,他说话时,那张老态龙钟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轻松笃定,一时间竟瞧着有些年轻模样了。

    “啊呦,实无新意。”

    秦飞燕笑道,“我懂了,届时静安派人调包薛钰,我在旁敲敲边鼓即可。”

    “我对静安说,这是我的承诺。”李执淡笑。

    “哪里来的承诺,还不是知我顾及你。”秦飞燕浅哼一声,又展颜而笑,“不过朋友么,就是你麻烦我,我麻烦你。”

    他又道:“还记得叫我从旁相助,可见你仍有几斤良心。”

    “你不若把我的心挖出来,称一称还剩良心几何。”李执呵呵笑道。

    “是重是轻,是多是少,与我又有何用?”秦飞燕反问,“我秦某人一介草民,怎知这龙椅之上的心肺脏器要几分黑、几分红才坐得稳当?”

    李执不语,只深深看他。

    “腊月末,我记住了。”秦飞燕平静眨眼,“还有何事?”

    “晦之幼年时,朕……我政务深重,不曾同他研学对话,射猎同游。”李执思索着道,“你……”

    秦飞燕满脸郁卒,阖上眼睛。

    “又来,又来,又来!老子可不是——”

    他喝骂一半,不耐站起,神情甚是羞恼,像被戳中了什么伤心事。

    少顷,秦飞燕嗤笑道:“揽之,你确定要我近你儿子?”

    旁人不知,他却是对这少年挚友最是了解。凡是他珍惜着的,恨不得都锁在匣子里久不见天日。此番暗示,当真与其处事风格大相径庭。

    “朕赐他‘晦之’二字,便意在警醒他藏锋敛锐。”李执不接他的问句,只缓缓道,“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秦飞燕冷笑一声,“自己的儿子不好好照看,如今反噬到头上了,才想起来这倒霉小孩缺爱甚久,于是叫我秦某人软其利芒?”

    他讥讽道:“倘若我是女子,你还要我吹他枕边风不成?”

    李执并不多言,只拿一双老眼瞧他。

    许久,秦飞燕偏过头去,沉沉哼了口气。

    “你就不能满天下贴告示,唤我过来好好吃顿饭么?”

    他嘀咕一句,眉宇间染上疲乏。

    “我却是后悔当年一眼在人群里挑中你了——”秦飞燕慨叹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蓦地没了声音。

    “呵呵,呵呵……”他低头笑了笑,“‘成就’,‘人脉’,皆是一片浮云,当真俗到了泥里。”

    李执静静看他耍脾气,往日两人还要争执一番,由吵嘴变为厮打,时过境迁,他却已跟不上这只燕子的步调了。

    “真令人生厌。”

    秦飞燕似是倦了,声音轻如呢喃,“尽是些荒唐事。”

    他望着李执,视线犀利锐意,缠着一股深切的恨,像是要将他脸上每一条皱纹都刻印在瞳仁里。

    “送些酒来。”

    秦飞燕摆了摆手,凄笑两声。

    “除了仗着我心软,你还会什么?”他苦涩地对李执吐出这句话,即便累了也在瞬息间移到了这位大夏帝王的身侧。

    “罢了。”秦飞燕用力按了按挚友不再健硕的肩膀,“你且睡下罢——”

    他腾地没了影子,只有一句话淡淡飘在空寂的寝宫中。

    “我在梦里守你。”

    ……

    【给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是……?】

    【又一个谜团,秦飞燕和皇帝竟然是朋友?】

    【之前有剧情提示的,李执快五十岁,秦飞燕三四十吧,那二十多年前两人交好也不稀奇】

    【四十几岁就是老皇帝了吗,离谱】

    【不离谱的,古代都这样,四五十岁的皇帝都算高寿了】

    【不是,所以为啥这俩人年轻时候很熟啊?好家伙秦飞燕当时就能摸到皇宫了?】

    【我就藏在弹幕里悄悄说一句kdl】

    【挂是不是太大了,皇上寝宫掀盘子竟然还没事……】

    【李执:我惯的,不行?】

    【草突然笑到,这什么霸道帝王爱上我】

    【这俩人也挺虐,秦飞燕这是眼睁睁看着朋友老去?】

    【我还是讨厌李执】

    【好无语……凭啥让飞燕做这做那的,这是靠多年交情要挟吧?】

    【但秦飞燕自己也说了他就是心软啊(摊手】

    【渣女人的时候可没见你心软(。】

    【其实心软了的,刚才李执一提到类似托孤的内容秦飞燕立马炸了】

    【唉……】

    【我反而觉得这段很有意思,两个演员台词气口全都接住了,里面几次默戏也拿捏得很好】

    【挚友啊,好难得】

    【是挺有意思的。秦飞燕可以直接讽刺李执做事不当,在他的地盘里抢筷子摔盘子发脾气,但李执也纵容他这么放肆,明明是帝王却不生气(我都惊呆了),同时还对“秦飞燕会答应他的请求”这件事特有信心……还真是朋友的相处模式】

    【第一次见飞燕发火hhhh】

    【感觉男主甩脸子那些话说得云里雾里的,啥意思啊】

    【呃,后悔当年跟李执做朋友了?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

    【话说古代有“人脉”这词吗】

    【不晓得……但反正男主是穿越的?】

    【草,我都要忘了这个设定了】

    【不对啊,根本没体现出来,那周晃给的剧情里面还说男主是皇帝的义子呢】

    【笑死,我觉得这把李执要翻车,他之前那么偏执魔怔,万一秦飞燕就喜欢更年轻的李喆呢?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倒要看看他怎么破防】

    【你们竟然能聊起来飞燕李执……孩子还在刚才飞燕丹青的刀子里没出来】

    【别说了别说了,都快刀傻了】

    【这个秦飞燕拈花惹草的时候真是一套一套的(闭眼】

    【主角男女通吃了这是,跟皇上的关系竟然是这样这我是没想到的】

    【啊画面怎么又切到薛媛了】

    【不想看】

    【草,等等,不想看就低头开点小差啊不要按停止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