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风卷红尘起
    秦归雁与石立峰交谈的寥寥数语勾勒出了一段江湖往事,原来当年叶画年少轻狂,求剑途中不慎遇险,自幼跟在他身旁的仆从石立峰追杀之际被歹人临走前甩了一记重鞭,当场皮开肉绽。那时二人处于荒郊野外,只得草草包扎了事,未能及时就医,却不想鞭上淬有奇毒,毒性渗骨,从此石立峰半边身子便成了残废。

    叶画哀叹不已,自觉有愧,余下几年皆在求医问药,可当世药王消迹多年,叶画寻人未果,无法为石立峰解毒,此后便在江湖中消失,更名为“树”,同石立峰一起隐居于此,不问世事。

    “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贯日刀客可还拿得动刀?”秦归雁笑问。

    石立峰不见忧色,大笑道:“劈柴的刀,却是还拿得动!”

    秦归雁微微一眯眼睛,不知在打量什么,只随口道了句“不错”,便与石立峰一道行至主院,找叶画苏苏饮茶闲谈去了。

    是夜,苏苏在床榻上反复翻了几次身,终是难以入眠,披衣推门而出。

    她瞧见一人正闲坐于凉亭檐上,萧萧夜风吹起他几缕黑发,似一尊美轮美奂的雕像。

    秦归雁瞧见了苏苏,笑了笑,朝她挥挥手。

    凉亭并不太高,以苏苏的轻功而言登顶不难,她关上房门,跳跃着踩上亭子顶,坐在秦归雁身边。

    “还记得这亭子叫什么吗?”秦归雁双手放在脑后,向后一躺,语气悠然。

    “观星?”苏苏回答。

    “嗯,观星。”秦归雁抽出一只手向夜空指了指。

    苏苏随之看去,倏地屏住了呼吸。

    静谧深夜,漫天繁星。

    她认认真真瞧了一会儿,突然轻声道:“以前我小的时候,爹爹也曾带我坐在院中数星星。”

    “那时的月,可有今夜这般圆?”

    “没有。”苏苏怀念地弯了弯唇角,“没有这般圆,也没有这般亮。”

    她不知自己为何会突兀讲起旧事,一时有些羞赧,谈起别的事来。

    “对了,你今日用的刀法也同月亮一般亮。”苏苏偏头去看秦归雁,“那是什么武功?”

    “好眼力,它就叫泼月刀。”秦归雁还闭着眼,懒散笑道。

    “泼月刀……”苏苏重复着,回忆起那片泄地银白,可不正是把一瓢月光似水般泼洒了出去,愈发觉得这二字极为贴切。

    “有这么好听的名字,威力想来也大。”她轻笑。

    “威力却是一般。”秦归雁笑了一下,“只是瞧着好看,也就常常拿来逗趣。”

    他顿了顿,又道:“在小石头面前使刀,还是挑这些花里胡哨得好。”

    “咦,为什……哦,原来如此。”

    苏苏想起石立峰魁梧结实的身体和显眼的残疾,映在脸上的月光也多了一层悲色。

    “听你这样说,想来石前辈正是刀客了,真是可惜。”

    即便苏苏对武学不甚了解,却也知道刀法以劈砍为主,招式多为大开大合。石立峰下盘不稳,动武时必然会受到影响。

    “反正闲来无事,不若明日我为石前辈把一把脉吧。”苏苏小声道,“他和树公子可有心结,讳疾忌医?”

    “病好了,心结自然消。你且放心,即便小石头有所抗拒,树也会说服他的。”

    秦归雁睁开其中一只眼睛,眼里闪烁着狡黠光亮。

    苏苏不禁抿唇而笑:“你怎么叫人只叫一字?”

    “称呼而已。”秦归雁懒洋洋的,“即便我尊称他‘树公子’,这名字最紧要处不仍落在‘树’字?”

    苏苏点头,突然说道:“你叫秦归雁。”

    秦归雁复而闭眼,“嗯”了一声。

    苏苏转头望向夜空,皎月高悬天幕之中,润若玉盘。

    “归雁,归雁。”她念着这个名字,又想起家中父亲,言语间不由得多出一份伤感。

    “大雁要归家的,你呢?家又在何处?”苏苏轻声问道。

    身旁一片静默。许久,秦归雁嗤嗤笑了一声。

    “我已无家可归。”

    苏苏愕然,转头再看时,那人却已呼吸均匀,以夜月星光为盖,沉沉入眠了。

    ……

    【救命啊我的少女心】

    【虽然俗得要死但是看星星看月亮也太浪漫了……】

    【突然感受到了虐心,秦归雁说那句话时的表情看着好难过啊】

    【男主的算盘打得挺好啊,把苏苏带来给朋友治病】

    【别说得那么功利啦】

    【这剧到现在武侠味浓起来了,尤其是叶画和石立峰,这俩配角不错】

    【江湖嘛】

    【秦飞燕好酷啊,走南闯北哥们遍天下,这就是江湖吗?】

    【皇帝那边肯定也跟他有关吧?剧情怎么还不到】

    【咳咳,难道这就是男主角的排面吗,所有人提到他的时候连用词都变得很浪漫】

    【“正是夏浓时,也不知这皇宫屋檐下的巢穴,今年能否落燕”,噫!!!】

    【我是不是该说一句嗑到了(】

    【大可不必大可不必,皇帝都好几十了!!】

    【归雁苏苏不香吗!】

    【啧,飞燕丹青不服】

    弹幕来回炒股之际,画面已转到翌日,叶画听闻苏苏可以把脉一试果然狂喜,石立峰却有些扭捏,嘟囔着“已过十年”、“不碍事”之类的话,不情不愿地伸出粗壮手臂。

    “要不!”他突然又把手收回去,“还是算了——”

    叶画心头一软,自知石立峰是生怕燃起希望又再次失意,正要开口劝说,却见苏苏俏脸一板,不由分说扯着他大如蒲扇的手掌往自己这边一拽。

    “石前辈又不知我医术如何,堂堂男子汉,竟不敢一试?!”

    她柳眉倒竖,眼睛瞪得溜圆,“你亦说了十年已过,倘若我医理不精,无非是竹篮打水,重回现状罢了,你还能少一块肉不成?可若是我能救治,你白白丧失重拾武艺之机,我倒要看看是谁更后悔!”

    石立峰和叶画怎知这位娇小姑娘板起脸来有多大气势,二人皆是老江湖,却仍被苏苏喝得齐齐一愣。

    秦归雁在旁幸灾乐祸,大笑出声。

    “你练剑之时沉入剑意,心无旁骛,又怎知医者不能涉入同样境地?”他嬉笑着看向叶画,“她一心治病救人之时,连我都拦不住!”

    叶画回神,亦是窃笑不已,两人一同看向被瞪得懵了的石立峰。

    “这,这就拜托苏姑娘了。”

    石立峰那么大的块头却在苏苏面前认怂,场面煞是可爱。

    苏苏见他态度软化,便不再多言,敛了怒容沉心把脉,又摸出医包展开,施针相辅。

    她额前渗出细细密密的薄汗,过了好半晌才舒展眉头,唇边扬起一抹笑弧。

    “能治!”苏苏斩钉截铁道,“依着药方日日内服外用,三年之内,我保证石前辈余毒皆消!”

    “什么?!”

    石立峰听得愣了,叶画更是喜上眉梢,当场朝苏苏行了大礼。

    “啊,使不得!”苏苏顿觉惭愧,姿态忙乱地扶起叶画。

    “老石多谢苏神医!”这边扶起了叶画,那边石立峰斜着身子就要给苏苏磕头,惊得她差点跳起来,又是一番劝阻。

    秦归雁端的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笑盈盈地看着苏苏慌乱,直到被她鼓着脸狠狠瞪了一眼,这才开口解围。

    “好了,既然能治,事不宜迟,还请悬壶济世的苏神医移步书房,把药方写给这两位可怜人。”

    秦归雁笑道,“所需药材,还请树公子掏光家底,若有购入之需,我二人恰好近日到城中一游,可将钱财放心予我秦某人,个中酬劳么,你看着办?”他挑了挑眉。

    叶画喜不自胜,只好气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罢罢罢!你这无赖自己去拿!”

    说着,与石立峰一起护着苏苏往书房去了。

    “呀,两位前辈不必……”苏苏手足无措地回头看过来,却见秦归雁站在原地,在另外二人瞧不到的地方神情郑重,用口型道了句“多谢”。

    苏苏一怔,眉眼顿时柔软下来。

    她嫣然一笑。

    ……

    京城薛府,内院。

    浅浅啜啜的哭声传来,镜头推进至屋内,只见夫人打扮的美妇正搂着身姿娉婷的少女连连垂泪,哪怕是乖顺立在四周的丫鬟都禁不住低头哽咽,内室众女哭作一团。

    “我的好女儿啊……”

    薛夫人细细瞧着薛钰的模样,面露不忍。

    特写切进,薛家小女薛钰眉目如画,此时明眸泛红,哭得梨花带雨,堪称一幅精致的美人落泪图,惹人怜爱。

    很快便有下人通报,薛隐大步走进,看见夫人与女儿相拥而泣也未曾呵斥,只是沉沉叹了口气,见这娘俩面带希冀地凑上前来。

    “圣旨不可违。此次和亲安邦,是我薛家之幸,不要再哭哭啼啼了。”薛隐沉着脸道。

    薛夫人抽噎了两下,悲痛颔首。

    “日子可定了?”她颤颤巍巍地问。

    “定了,十月动身。”

    “这么急?!”薛夫人惊道。

    薛隐闭了闭眼,见二女又要落泪,便摆摆手挥退了下人,一家三口说起悄悄话来。

    半晌,薛钰被搀着回了房,她的贴身丫鬟春桃却被唤到了此处,再出来时满是复杂神色,悲苦坚毅兼而有之。

    【好家伙,这是要狸猫换太子了?】

    【剧情突飞猛进】

    【看见薛媛我就想跳了,不过演得确实还行。。。】

    【曲楠该不会是怕被卡才把薛媛的片段放在前二十分钟的吧】

    【不至于,曲楠又不知道节目组规则,别想这么多】

    【唉,这段不想看了,不就渲染薛钰有多大家闺秀吗,温婉可人啥的】

    【不想看+1】

    【还是归雁苏苏好啊!看着开心!】

    【小石头在宝贝女鹅面前怂唧唧的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可爱】

    【真好啊,病也有的治了】

    【这么一看苏苏好强啊?这也能治?】

    【什么叫大女主啊(战术后仰】

    【终于到锦城夏祭了!!!好甜好暖呜呜呜】

    【啊好短啊……】

    【没事,篇幅问题嘛】

    【但是秦归雁抱着苏苏到落花云楼楼顶看城中景的画面实在太苏了,awsl】

    【希望这段拍多点啊啊啊,偶像剧也没事啊!这是优质偶像剧!!】

    【这也太快了吧】

    【有些电视剧几十集的内容不如《非雁》十几分钟,我不说是谁(狗头】

    秦归雁与苏苏赴城捉药顺便游玩锦城的片段在后期剪辑时被浓缩成了几分钟,全然不拖沓不说,甚至还被观众抱怨缩得太多了,也是难得一见。

    不过,一些暖甜互动和重要的剧情铺垫并没有快进,除了弹幕提到的俯瞰城中景、买糖画之外,画面还特别给到了秦归雁的一个镜头,那是他听闻有人谈论“皇帝思燕”时的反应。

    画风迥然的朝廷与江湖终于在此完成了一次顺畅的连接,不少观众都在猜测接下来的发展。

    紧接着,苏苏和秦归雁返回叶画的院落,曲楠以镜头淡淡叠进的方式叙述着石立峰毒性日益缓解,同时也暗示着时间更迭。

    “苏苏姑娘真乃当世神医!”

    某日,叶画望着石立峰在院内练刀,眼中悲戚一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快慰欣喜。

    要知道他当年寻遍名医,可他们只为石立峰诊了脉便急急推诿,像苏苏这般断言能治的竟无一人。

    “又欠了他一个大人情。”叶画摇头笑叹。

    “债不嫌多,记得还就行~”

    叶画口中的“他”仿若鬼魅,一眨眼就出现在他身边,拖着惹人气恼的腔调如是说道。

    “你这厮——”

    叶画恼怒转头,却维持不住怒意,只一小会儿就重新露出笑容。

    哎,这人向来如此,总是嬉笑着将事情揭过,讲什么“大恩不言谢”,唯有他们这些朋友心知肚明这么多年来自己究竟承了秦飞燕多少情分。

    “你呀!”叶画笑着。

    秦飞燕与他并肩站在一处,看石立峰将金环大刀舞得虎虎生风。

    须臾,叶画轻声道:“那位姑娘姓苏,莫非她……”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秦飞燕平静回答。

    “我懂。”叶画颔首,“若日后石哥重出江湖,我便同外人言说是巧得了珍贵药材,断不会透露半点。”

    “如此便好。”秦飞燕道。

    “那你呢?”叶画问。

    “什么?”秦飞燕反问。

    “你不知我想说什么?”

    “我怎知你想说什么?”

    两人一言一语打了半天哑谜,叶画双手负后:“也罢!朋友之间,不问家事。我无心插手。”

    “不过……沉阁主怕是已听得消息了。”他慢慢说道。

    秦飞燕沉默以对。

    叶画偏头看他,神情似有一丝怜悯。

    “那夜我亦未眠。二十年过去了,你仍不愿见月光?”

    春景月夜,燕啄丹青,也曾是江湖中一段脍炙人口的美谈。

    “哦,来换药了?”

    秦飞燕突然朝着叶画背后一笑。

    叶画转过头去,果然是苏苏来了,他同她打过招呼,再回头一看,秦飞燕已不见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