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四百九十章 生日快乐
    目送薛媛仓皇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门后,秦雨桥迷惑但礼貌的神情慢慢在脸上消失。

    她垂眼叹了口气,把门关上,转身的时候已经再次挂上了笑容,步伐还算轻快地向厨房走去。

    “我换好衣服啦。”

    秦雨桥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地探出大半身子。

    秦绝很早就听见她凉鞋踩在地板上的动静,一双眼睛带着期待望过来,立刻被惊艳到了。

    “好看!”她夸得言简意赅。

    谁不喜欢赏心悦目的漂亮姑娘呢?就算秦绝没有自带的妹妹滤镜,她家小狐狸也是俏生生的美少女。

    秦雨桥抿唇一笑,走过来帮秦绝和梨木雅子拿碗筷。

    厨房里漂浮着一架无人机,是森染在远程参与这场温馨的生日晚餐。秦绝早习惯了无人机的摄录,此时也越发觉得生活中还有许多值得记录下来的东西,恰到好处的仪式感可以增添人生乐趣,还能留存不少美好的回忆,实属乐事。

    三个人端上饭菜,四菜一汤标准配置,浓浓的家常味道。

    秦雨桥浅笑着拍了张照,她没有分享日常动态的习惯,只悄悄放在自己的相册里,日后每一次翻看都能尝到甜丝丝的记忆。

    “那我也来一张。”

    秦绝罕见地跟了个风,尽管拍照技术惨不忍睹,但手机自带的滤镜拯救了她。

    “好啦,快吃饭。”她放下手机催促。

    “嗯!”秦雨桥莞尔。

    说说笑笑间吃得差不多了,门铃又响,秦绝捕捉到屏幕中森染的窃笑,隐约知道了点什么,起身开门。

    秦一物流的运输型无人机稳稳当当地停在外面。

    “呦?份量刚好嘛。”

    秦绝接过箱子,挑了挑眉。

    她不忘腾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无人机的顶端,对方的显示屏上呈现出“?(^?^*)”的字样,开开心心地飞走了。

    “小狐狸——”

    秦绝回身,笑着回到餐桌旁,“拆蛋糕啦。”

    “诶?”秦雨桥惊喜抬眼,“这是……”

    “你姐夫和你侄,呃,外甥女?要命,我数不清这东西。”秦绝一张帅脸写满迷茫,“总之你知道是谁送的。”

    秦雨桥已经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哼着歌扑到了小箱子上,解开丝带,一层层拆包装。

    “好耶,是水果蛋糕!……噗。”

    旁边的秦绝比自家妹妹更早笑出了声:“我也没那么喜欢小动物设定吧喂!”

    层层叠叠的水果切片中央有个用果酱画的小狐狸大头像,还是个Q版,底下写了一行相当老干部口吻的“庆新岁,贺新生”,右下角不知道是不是果酱不方便在狭小空间里写那么复杂的字,就没署名,直接画了个简装版哈士奇狗头。

    秦雨桥笑趴下了。

    “哎呀我的天啊。”秦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嫌弃还是该肯定,心头升起一股浓浓的吐槽欲望,看着这蛋糕竟不知道从何下手。

    秦雨桥笑得喘不过气,递给秦绝勺子的手都是抖的,连连用手势比划意思。

    秦绝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一脸好笑地接过勺子把那个狗头的部分挖出来吃了。

    “还行,不是很甜,挺不错的。”

    她给予老干部式反馈,又忍不住道,“这一看就是线上画好远程印上去的吧,拿果酱2D打印可真有你的。”

    梨木雅子在旁拼命忍笑,最后一点私心也在这时悄悄地消散了。

    毕竟看秦绝的反应,这老夫老妻式无语又好笑的说话口吻,没个结婚十年也讲不出来。

    真是的,这样只能从老板女友粉转cp粉了。

    梨木雅子幽幽地捂住心口。

    蛋糕不是很大,三个人又刚吃过晚饭,拿来做饭后甜点正正好好。

    小箱子里还有一份用糯米纸包着的糖画,是一截造型精致的五线谱,上面除了高音谱号、小节线和终止线这些必要的符号以外没有音符,取而代之的是五彩斑斓的颜色。

    秦雨桥眼圈一红,这是乐音的颜色,每一个色块代表一个音符,只有她能一眼看懂,听见旋律。

    它们在唱生日快乐歌。

    “嗯?”秦绝从角落捻起一张小纸条,“桥桥,这是蜡烛。”

    “……哎?”

    秦雨桥吸了吸鼻子,从感动的情绪中抽离出来,好奇地把五线谱糖画翻来翻去。

    “插上试试?”秦绝把蛋糕推过来。

    秦雨桥点点头,刚好看见了糖画左右两端底部各多出了一小块,显然是用来固定的。

    她动作轻柔地拆开糯米纸,把它放了上去,紧接着完全不知原理如何,就见五线谱糖画燃起了丝丝红光。

    秦绝眉眼一软:“来,许愿了。”

    秦雨桥又惊又喜,赶紧左右手十指相扣放在下巴前面一点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几秒后,她睁开眼,俯身轻轻一吹。

    糖画上的莹莹红光应风而熄,整段五线谱像春雪一样融化成黏软的糖浆,小溪似的从蛋糕边缘流淌下来,看上去更加香甜,食欲骤升。

    秦雨桥呆呆地看完全程,半晌才转头问秦绝:“姐姐,这是怎么做到的?”

    秦绝一脸高深莫测:“这是魔法。”

    秦雨桥怔了一下,好笑道:“我不是小孩子啦——”

    “你现在就是小孩子。”秦绝轻轻弹了她一个脑瓜崩,“来,分蛋糕了。”

    ……

    当夜,秦雨桥躺进被窝,手还不自觉放在小腹上,眼睛怔怔地看向天花板。

    这是她迄今为止度过的最棒的生日,直到现在都还觉得像在梦里。

    “太兴奋了睡不着?”

    秦绝放下吹风机,随意抓了抓头发,边走过来边笑着问。

    “还好。”秦雨桥转仰躺为侧躺,笑嘻嘻地掀开被子,“姐姐贴贴~”

    秦绝大约花了半秒在心里唾弃了一下妹控的自己,然后诚实地钻进被窝抱着小狐狸揉了揉。

    她们聊了会儿有的没的(多半是秦雨桥闷笑着听秦绝吐槽程铮),十几分钟过去了,秦绝才问道:

    “当时敲门的是谁?”

    有森染看着,发生危险的可能性很低,但她到底是不放心,总要问一问。

    秦雨桥沉默了两秒,浅浅叹了口气:“是薛媛。”

    秦绝皱起眉,她从曲楠和刘哲那知道了薛媛在四处打听自己住处的事,但打听和真的找上门的严重程度又不一样。

    又一想,这恐怕也是阿染有意钓鱼。

    “然后呢?”秦绝瞬息间转了转心思,嘴上接着问道。

    “然后她见到我,误会了,就回去了呀。”秦雨桥苦笑了一声。

    秦绝一愣:“就这样?”

    见姐姐的反应与自己预想中没什么不同,秦雨桥眉眼间有些淡淡的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欣慰。

    “有些是这样的。”她把薛媛的心思拆开来慢慢讲给秦绝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