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与鹰(三)
    “——嗯,对,基本的功能就是这样,这里有个简洁版,用这个看着更方便。”

    帮着刘大妈完成了实名认证,又等她“哦哦”地看完了组装无人机的片段,秦绝含着笑介绍了几个功能。

    感谢自家闺女,当初开发国际版时为了让外国卿卿不至于被太多的按钮和讯息扰乱注意力影响理解,森染就多给“秦绝的家”APP写了个简洁模式。

    在这个模式里,浅色调的背景上均匀分布着两个长方块,分别是“官方版”和“粉丝互动版”,除此之外还有个“联系客服”。

    点进前一个“官方版”,就会浮现出几个圆圆的图标,最中间的是“按时间线”,两边分别有“视频(含直播录播)”、“影视官方讯息”和“路人评价(含他人影评)”等,最底下是一处搜索栏,旁边还有个话筒状的按钮,如果怎么搜关键词都找不到想看的部分或者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就让人工智能客服来帮忙吧。

    而点进后一个“粉丝互动版”,便有“二创衍生区(粉丝自制同人图文视频)”、“话题区”、“直播区”、“提问区”和“建议区”等图标可供选择,长按就能看见简单的介绍,下面同样设置了搜索栏。

    “这么方便!”

    刘大妈惊叹,“这不是跟秦一科技的APP差不多嘛,用着真顺手!”

    现在的那些手机应用,点进去花花绿绿的,先是开屏广告,然后又让你关注好多不认识也不感兴趣的人,平时动不动就弹通知,叮叮当当的,关也不知道怎么关,还经常点到个啥就开始下载了花钱了,搞得她们这些不太会鼓捣手机的中老年人烦得很。

    秦绝笑意更深:“是啊,不管做什么产品,关注用户需求是第一位的。贴心点,方便点,大家都开心。”

    “可不是!”刘大妈来回点点,玩得不亦乐乎,“真好,现在你刘姨也是卿卿了。这小名儿,起得真文艺。”

    “哈哈哈哈哈。”秦绝止不住笑,“以后您想找我聊天就点互动版的提问区,有不明白的地方随时按那个客服就行。”

    “哦,这个我知道,秦一科技的应用也有这个,图标也可显眼了。”

    刘大妈乐呵呵的,“我家那人以前还说呢,你整天找人家客服妨不妨碍工作,我一想也是啊,后来还是人家程总厉害,说是……这个客服啊,已经升级了,都是那个什么智能,听着像真人似的,其实是电脑,不会累也不会烦,态度可好了,让俺们放心求助!”

    “嗯,科技时代。”秦绝附和着笑道。

    “多好,多方便。”刘大妈看着手机里并排的“秦一科技”和“秦绝的家”两个APP图标,爱不释手,“一看就是真的用心了呀。”

    老百姓才不在乎那些高高在上的权谋纷争、利益垄断,对他们来说,能看得见摸得着的改变才是最好的。

    这样一群人,可能学历水平参差不齐,但生活经验却比谁都足。他们最是知道谁更真诚,谁喜欢做面子功夫。

    “咦?这个‘馋小狼身子’是啥意思?”刘大妈点进了话题区。

    “咳咳咳咳!”

    秦绝转头猛咳,抬眼一看刘栋和张明都在那拼命憋笑,一张老脸立刻臊得通红。

    “没事、就,呃,夸我长得,盘靓条顺呢。嗯,对,就是这样。”

    她口齿艰难地给刘大妈解释。

    “哦——”刘大妈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你们年轻人花样真多,我得多学学,活到老学到老嘛,省得跟你们都聊不到一块去了!”

    “倒,倒也不用……”

    秦绝捂住脸,“她们就是……比较热情。嗯,这个,习惯就好。”

    啊,她这个半百老人不要面子的吗!

    秦绝放下手沧桑地望了望天,觉得这小马扎实在坐不下去了,光速溜回了房间。

    刘栋“噗哧”一声,扯着张明哈哈大笑。

    “乐死我了,哈呼。”他笑得直喘气,“小秦哥真好玩。”

    又说:“那个APP我也要下一个。”

    好真实啊,完全不像明星!

    张明一乐:“快下快下!我哥男粉比例最近还降了呢,快来凑个数!”

    “靠哈哈哈哈哈。”

    刘栋跟张明嘻嘻哈哈笑闹之际,油然而生一股强烈的亲近感。

    嘿,说起来人家秦老师还给俺家杀过鸡呢!这说出去多有面子!

    有了这样的小插曲,好像得到了快乐buff一样,秦绝这一下午做事的效率都高了些。

    晚六点,她退出经典影视片段的视频,关掉平板,伸着懒腰走出房间。

    别说,农家院确实更敞亮更亲切,连风都是舒服的。

    没等走近,秦绝就听见了交谈的声音,再一转弯,便看见刘大妈和另一位中年妇女站在大院门口。

    那个女人瞧上去状态不大好,身材极瘦,脸色蜡黄,像一截残存在沙尘暴中的枯枝。

    秦绝犹豫了一下才走过去。

    “哦,狼啊,学完习啦?”刘大妈看见她出来便招招手,“这就是你陈姨,陈淑兰,她家的鸭蛋味道可好了。”

    “您好。”

    秦绝从善如流地点头问好。

    陈淑兰麻木的眼睛动了动,仔细打量着秦绝的眉眼,隔了好一会儿才咧开干裂的嘴唇:“哎,哎,你好。”

    刘大妈看起来对陈淑兰这副模样已经十分熟悉,自然地拉着她的手笑道:“正好,你今天晚上来我们这边吃饭咯,不要总一个人呆着,多沾沾人气。”

    “嗯,行。”陈淑兰慢慢地笑了笑,她对话语的反应有点慢,手上做事却是不慢的,“鸭蛋,我先放进去。”

    刘大妈应了一声,没特意陪着她进去,等陈淑兰摇摇晃晃却也熟门熟路地进了后院,才咂嘴叹了口气,跟一旁的秦绝道:

    “那是刘栋他婶子,我弟媳妇。可惜她家儿子几年前也不晓得发生什么了,在山上没回来,整村的人去找也找不见……”

    刘大妈没有留意到秦绝一瞬微微皱起的眉,接着叹道,“也是可怜,我家小叔本来身体就不好,去得早,谁想到孩子也……唉,她不死心,又找了好些遍,还是没结果,人也渐渐成这样子了,真是作孽哦……”

    一向乐观开朗的刘大妈,也有惆怅感伤的时候。

    “好啦,不给你讲这些伤心事了。”没过一会儿,她又笑道,“等着,刘姨给你们做饭去。”

    今天刘哲那边还有一场大夜戏,估计得耗很久,还特意给秦绝发了飞讯说自己留剧组吃,让她转告刘大妈一声不用留饭。

    实际上,剧组人员包括演员在内的三餐伙食都是曲楠抽调经费安排的,不过秦绝来这的第一天就表示更想尝尝当地的农家菜,一二来去刘哲也被她带着一起吃了。

    开销方面是他们自己出钱,尽管A组资源比较富足,但古装戏要调动的群演数量颇多,盒饭的量自然也大,秦绝和刘哲自掏腰包“开小灶”也正好给曲楠省点经费。

    当然了,明面上这种关心是不会说出来的。

    况且刘大妈的手艺是真不错,家禽养得也好,他俩又不委屈。

    反正闲来无事,秦绝仗着院子大,开始绕着圈背台词、练走位。

    她内容全记在心里,用不着剧本,张明就拿着本子站在边上对词。没过一会儿,刘栋探头探脑地走过来,扒拉着院墙往这边瞧,瞧了两三分钟,无声“哇哦”了一下,悄咪咪掏出手机。

    他站的位置蛮刁钻,张明低头对词没看见,秦绝注意到了也没去管。

    “呵呵,秦飞燕,你这人真够市侩,平时恨不得躲我到天涯海角,用我之时,倒是眼巴巴地凑上来了。”

    张明并无台词功底,陈丹青的部分念得有些生硬。

    秦绝丝毫没被他平淡的语气影响,依旧望着前方那个不存在的人,眼眸一低,嘴边慢慢绽出个苦笑。

    “我无意……胁迫你什么。”她的咬字,甚至断句前后的呼吸都拿捏得细致恰当,“且当我是递交信件的无名小卒罢!信使带的消息,陈阁主得空一阅便可。至于秦飞燕此人——”

    秦绝突兀地沉默了,身周的空气似乎也跟着凝滞起来。

    看人演戏,隔着屏幕和现场看是两码事。此时的刘栋就错愕地张大了嘴巴,因为他完全能感觉得到几米外秦绝那里的沉重气氛,光是看着,就已经能从那人的动作和表情脑补出一系列的难言之隐。

    他不信邪地低头看了眼正在拍摄中的手机屏。

    草,效果立减百分百!

    可他刚刚还因为要偷拍视频一直盯着屏幕,感叹着真会演呢!没想到肉眼看去又是一番新世界!

    秦绝的沉默持续了三秒,这三秒钟里,她什么都没做,周边却像被感染或辐射了似的,散发出一片死寂,看得人不敢呼吸。

    “此人。”她终于开口,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只是正常的说话音量,“前尘旧事,实无可辩。于你诸多亏欠,自觉心中有愧……还是,离得越远越好,免得错上加错。”

    张明努力压了一下呼吸,才只慢了半拍将词接上:

    “自觉有愧?呵,那你说来听听,愧在何时?”

    秦绝神情微动,眉轻蹙,眼一颤,本就紧闭的嘴唇抿出微微上扬的弧度,分明是笑的模样,整张脸却骤然盈满了苦涩与自嘲。

    她启唇说道:“时时如此,日夜皆然。”

    这八个字说罢,秦绝却出乎意料地抬了眼,只是视线仍低,哪怕前方空无一人,观众也能恍惚意识到被她直视着的“对面那人”是坐在椅子上的。

    这一眼,情惊风雨。

    刘栋用了浑身力气才没让手机抖动,虽然他对这个故事一无所知,但就在这一刻,他突然有种非常想看后续,想了解真相的冲动!

    到底是发生过什么,才能让这样一个男人把歉疚和苦涩全写在眼里,几乎把“我对不住你”几个字明晃晃砸在那人眼前,却又在这样自嘲自讽的同时顽固地表示“可我不能遂你的意”。

    如果这是个普通的男性角色,想必刘栋早就会在心里吐槽,这不就是渣男么?嘴上说着我惭愧我有错,实际却没有半点真心悔改的意思。

    可秦绝的表演不一样。

    太深重,内容也太多了。

    只一眼,就能让人知道这个男人是爱过,或仍爱着面前那个女人的,但他却充满了苦衷,不能说、不能动、不能改,像自己给自己设立了牢不可破的囚笼,即便酸涩苦意如针扎在心,仍旧固执在原地,毫不动摇。

    这样的表演,真是手机能拍出来的吗?

    刘栋下意识又去看屏幕,视线刚挪过去,就对上了秦绝直视镜头的眼睛。

    卧槽!

    他吓得手一抖,因为秦绝精湛的演技无形中更添一份压力,怂唧唧地干笑着:“啊哈哈哈……小秦哥……”

    秦绝微一点头,转过脸去闭着眼睛,右手攥成空拳,拿食指和中指的指节部分压了压鼻梁,才重新睁眼和善道:

    “没事,刚才吓到你了?”

    “啊、没没,好吧是有一点。”

    刘栋嘿嘿挠了挠头,很会顺杆爬,干脆举着手机走过去当成小采访了,“好强啊!眼睛看的比视频里拍的气场还强,刚才看得我都不敢喘气了。”

    秦绝愣了愣,笑道:“是啊,镜头会吃戏感。所以演的时候,得稍微‘用力过猛’一点。”

    她两只手比划了个引号,动作还挺可爱,“这样拍出来给观众看才不会让感染力变弱。”

    “哦哦哦。”

    刘栋一脸长知识了,“原来演戏也有好多学问啊,我……哈哈,没事没事,受教了。”

    他差点就把后半句“我平时看那些明星的剧也没看出来这么多门道”给说了出来。

    “嗯。”秦绝点点头,又道,“拍一小段没关系,但是麻烦不要放出去。”

    她提醒道:“第五轮还没播,剧透可是大罪过。”

    “嘶——我晓得了,嘿嘿,那我自己留着做个纪念。”刘栋憨笑道。

    秦绝也笑了:“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哇,宝贵的现场啊这可是。”刘栋两眼发光。

    “好好,那谢谢肯定了。”秦绝含笑瞥他一眼,仿佛爷爷看孙子似的慈爱又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

    “噫。”

    刘栋差点起一身鸡皮疙瘩。

    “狼哎,栋子,吃饭嘞——”刘大妈的声音传来。

    “辛苦了,就来!”秦绝应声。

    “来啦来啦!”刘栋也应着,关了摄像,美滋滋地把手机揣进兜里。

    演戏费心神也费体力,秦绝中午吃得不多,正好饿了,迈步往后院走,跟刘栋一前一后地在院子里支桌子、摆碗筷。

    嗯?

    她忙活的动作顿了一下,转过头去。

    陈淑兰靠在门边,正以一种极为深情的、带着怀念似的目光看着他们。

    觉察到秦绝的眼神后,这个骨瘦如柴面色青黄的中年女人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干瘪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