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文学 > 女生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多方讨论(一)
    《空碑》播放结束后,网上观众的反应跟当时现场大众评委们差不多,看着节目里的在场群众激情怒骂,有不少网友觉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或敲打键盘或按着手机屏幕,发出一条弹幕:【骂得好!】

    以第三方视角重新看了一遍录制综艺时观众们的“暴动”,袁萧抱紧了自己的小身板,心有余悸地搓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小声自我安慰道:

    “没事没事,隔着网线呢……”

    另一边,罗含章的头还埋在抱枕里,要不是时不时还会动一下,看着都以为他已经窒息晕过去了。

    “唉,确实很厉害啊。”

    丁鸣谦忍不住开口,“星梁的打戏和秦哥的哭戏,好强。”

    “我的打戏也是他教的。”聂星梁摇摇头,不知是最近变得稳重了一些还是因为刚看完《空碑》心情有点沉重,只是看着秦绝的方向笑了一下,没说太多。

    “是啊,秦哥真的很强……”

    片尾字幕有标注武术指导,丁鸣谦也注意到了这点,此时似在接聂星梁的话,又像在自言自语。

    “好啦,你还要一直闷着不成?”林柔拍拍罗含章,“一会儿喘不上气了。”

    罗含章闷闷地哼唧了一声,抬起头,刘海乱糟糟的,帅脸压得通红。

    顿了两秒,他突然在沙发这边一个飞扑,大半个身体趴在袁萧和方友文的腿上,脑袋正好落在最尽头的秦绝腿边,双手合十哀嚎道:“秦老师我对不起你——”

    秦绝:“……”

    袁萧:“……”

    方友文:“……”

    你滑跪道歉的方式还挺特别!

    本还沉重的气氛突然十分生草,好多人心情转换不过来,脸上的表情都半笑不笑的,相当复杂。

    秦绝也一脸无奈,伸手揉了一把这倒霉孩子:“我跟家里人,呃,我跟粉丝说了角色和演员要分开,不过网上有些不太好的言论……可能得辛苦你挺住了。”

    罗含章:“嘤。”

    袁萧拍了一下罗含章的后腰:“这边建议您用正确的姿势负荆请罪呢亲。”

    方友文没有说话,但是伸手助了一把力,罗含章就这么从他俩腿上滚了下去,啪叽扑在地毯上。

    那地毯是个玩大型飞行棋的毯子,厚得很,罗含章假模假样地趴在秦绝脚边哭了两声,接着抬头跟其中一架无人机对上了眼,丝毫没有犹豫,一只手指着袁萧就喊:

    “各位秦老师的粉丝一定要注意他!就是这个报社编剧!他下一轮还跟秦老师一组!!”

    袁萧差点从沙发上蹦起来:“卧槽你闭嘴啊!!!”

    但是已经晚了,罗含章还在继续:“我拿到剧本的时候真不知道后面的剧情!故事和结局都是编剧安排的——!”

    “你杀人诛心啊啊啊——”

    袁萧惨叫着扑了过去。

    两人在飞行棋地毯上从这头撕吧到那头,屋子里所有人都被逗得笑出了声,最后秦绝实在没眼看了,蹲下去一手一个轻轻松松把他俩分开。

    “太没技术含量了。”她鄙视道。

    在她眼里,这两人就好像两只小奶猫面对面伸爪子来回扑腾,这么点杀伤力也不嫌丢人。

    林柔笑得脸都红了,喘不上气,后背撞在聂星梁的手臂,后者也在笑,留意到了就伸出手轻轻扶了一下,没让林柔笑摔下去。

    “好了好了,你们俩恐怕谁也逃不过。”有人晃了晃手机,“咱们综艺的V博社区热度榜已经排到第四了……”

    “啊!!!”

    袁萧和罗含章同时抱头惨叫,土拨鼠×2,还挺对称。

    秦绝哭笑不得,挨个敲了敲他们脑袋,起身往厨房走去,两架无人机也跟着飞了过来。

    “好啦,别那么难过。”

    只有她一人的厨房里,秦绝对着自家卿卿柔声道,“你们能好好回味我出演的影视作品,我还是很开心的,但也要适当调节情绪,不要上头到影响了自己。”

    弹幕还是成片成片的【呜呜呜呜呜】,虽说刚才罗含章的道歉还有他跟袁萧的打闹很戳笑点,但仍有许多卿卿缓不过来,依旧难受得不行。

    毕竟她们这么喜欢秦绝本人,那种连带的感情就更深切,很难将角色与演员分开。

    那些初期就陪伴着秦绝的卿卿联想到她之前经历过的事,更是绷不住,实时弹幕量都减少了,有一大半都在捧着手机哭。

    【对不起……我知道说这个真的不太礼貌,林柔姐姐也很无辜,但是,但是我现在真的特别不想看到她,哪怕看到名字都很难受……】

    有卿卿发了条弹幕,一瞬间被好多人点了赞。

    秦绝浅浅叹气:“嗯,我懂。”

    极少有人能够完美控制自己的情绪,除去那些忍不住骂罗含章的,还有一部分卿卿对角色林柔的观感也相当复杂,也就连带着不想看见演员林柔的那张脸。

    这种感情从她们的视角来看很好理解,尽管罗含章和林父是最直接害了秦绝的两个人,可一切的源头却是什么都不知情的林柔。

    她很无辜,可无辜有时也是罪过。

    更别提在剧情里秦弟弟还对她如此深情,这种一腔真情甚至搭上了性命却始终没有得到过一丝回应的爱恋,实在太容易让人破防了,卿卿们的立场本就天然站在秦绝这边,没有因此讨厌林柔已经算得上理智,秦绝能理解她们想要回避和逃离的心情。

    安慰了自家卿卿好一会儿,秦绝才拿着饮料回到客厅。

    和录制节目时不太一样,网络上的观众没有现场导演的及时安抚,还沉浸在被虐到的情绪里,最后一组的作品放映时仍然有很多弹幕在争吵《空碑》相关,也难怪方友文表情怪怪的,不知该不该开心。

    “呀,V博社区里已经有很多小作文了!”

    甘露刷着手机,她看上去不怎么在意自己在第三轮的表现,很真诚地站在《空碑》这边。

    秦绝很早就卸载了V博,没去凑热闹,《娱乐实习生》通常会在一期节目放送后单独上传每个小组的作品,某瓣也有专门的评论区,整体讨论的氛围和水平比起V博要专业一些,届时她到那边整理就好。

    “还真被岳老师和曾老师说中了。”方友文也在看手机,想叹口气,但忍住了。

    《空碑》播出后,V博社区有人如是说:

    【哈哈哈,挺羡慕林柔的,虽然父亲是个大恶人,但是他很爱她呀,我要是林柔的话岂不美滋滋,被这么多帅哥喜欢,还有人为我付出一切,感觉好浪漫哦,大女主团宠剧情爽呆啦!】

    “……”

    袁萧瞥见了方友文手机上的这条帖子,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都没说。

    方友文大拇指划了两下屏幕,帖子刷新,有新的回复出现在下面。

    【您真的看懂《空碑》了吗?我觉得这部作品表达的意义很深刻……】

    原博主发了几个可爱的转头哼小表情:【怎么了嘛!剧而已啦,那么认真干什么?反正又不是真的】

    又说:【hhhh我不站弟弟股,林柔和聂星梁还挺好嗑的,爱了爱了,不过结局跟老实人在一起也太喂屎了,差评,我看编剧就是为虐而虐,真没意思】

    方友文和袁萧对视了一眼。

    后者突然说:“我还要继续‘报社’。”

    方友文点了点头:“加油。”

    这娱乐至死的年代,已经有一批人放弃了思考,活在天真烂漫的幻想里,自我封闭,自我逃避,自我欺骗,营造出精神充实的假象,其实已然丧失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理性,比如三观。

    最能唤醒人的,是血淋淋的现实。

    这个时代需要也呼唤着充满人文气息与深刻内涵的文娱作品的诞生。